toma 头上的葫芦芽

降降中心党,不黑不吹不和傻逼玩

[及岩]不可言说1

OOC属于我。题目和正文没多大关系。HE。

 

1.

阿一最近变的好奇怪。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啊啊,仔细算来,大概是从一个月前吧……

 

一开始只是本来约好晚上一起打电动,结果突然就莫名其妙的有事要出去,一点也不犹豫的抛下了可怜的及川先生……问他去干什么,[问那么多干嘛垃圾川] 现在想想怎么都觉得是用来敷衍及川先生的啊!

 

本来还为是突发状况,结果变成了每周的固定节目。每周的同一个晚上阿一都莫名其妙的失踪,留下可怜的及川先生一个人,最后还回来的很晚!一点都不体谅独守空房的及川先生的心情!

 

难道是交了女朋友?

 

本来一周只有一次这样的状况,结果最近一周居然变成了随时随地的不知所踪。

 

啊啊,有时候明明可以一起待上一整天的,或者约好了一起去玩的,结果却突然爽约。这么想想,好像每次都发生在阿一看了手机之后!

 

所以阿一肯定是交了女朋友吧!交了女朋友居然不告诉及川先生!

 

啊啊,及川先生最近难道有做什么糟糕的事惹小一不开心吗?交了女朋友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都不跟及川先生说!

 

及川先生这么可爱难道还不够小一原谅及川先生吗?

 

 

及川无意识的搅动着咖啡,白色的泡沫渐渐和咖啡融在一起,形成一个小小的漩涡。暖黄色的灯光柔柔的打在及川身上,伴随着咖啡香和柔和的音乐,却透漏着寂寞的味道。

 

 

到底是什么事惹毛了阿一,或者说是惹毛了阿一的女朋友……

 

 

难道是因为之前撞破了向阿一表白的那个女生就是阿一的女朋友?还是差点摔坏的恐龙手办是那个女生送给阿一的?又或者是……

 

 

“阿彻!阿彻!及川!及川彻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汤匙猛烈的划过杯子外壁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杯子底部与桌子用力碰撞发出一声轰响,及川彻飘忽万里之远的魂魄终于被猛的拽回体内。

 

 

向周围看过来的食客道歉后,及川终于把目光落在了桌对面的女孩子脸上。

 

 

嗯,棕色长发,漂亮,高中交往现在的女朋友。怎么会做出这么失礼的事情呢?及川先生轻轻皱了下眉头没让任何人发现。

 

 

“对不起,刚刚在想一些社团的事情。”

 

 

看了看女友一脸怒容明显不信的表情,及川最后一点耐心也没有了。

 

 

“很晚了,早点回去吧,晚上不安全。”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而且现在还不到九点。”

 

 

女友忍了忍,最后还是平静了下来向及川提问。

 

 

大概又是什么无聊的纪念日吧……虽然这样想着但是吉川还是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

 

 

“对不起,我会下次会把礼物补上的!这次就原谅我吧!”

 

 

“你明知道不是礼物的问题……”

 

 

女友本来还想继续说些什么,但是被及川打断了。

 

 

“啊啊!我突然想起来一个明天必须要交的报告还没做!没有时间了!抱歉抱歉!”

 

 

 

2.

送走女友后,及川拖着疲惫的脚步回到在东京租的房子附近,嗯,是和阿一一起租的房子~看着石板路面上斑驳的树影,及川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个月第n次觉得陪女孩子那么累。

 

春末夏初,空气中还能感受到一些凉意,漫步到楼下的及川看了看时间,「才九点多这么早阿一肯定没回来吧」这么想着然后抬头看了看窗口。

 

“啊咧!”然后就是一个百米冲刺。

 

“阿一~及川先生回来啦~”

客厅的灯撒下微黄的暖光,阿一穿着T恤盘着腿坐在沙发前的空处上打着游戏,木质的茶几斜斜的放着,上面还摊开着的漫画还是出门时下午出门时看到的那一页,电视机开着,播放着搞笑节目,但是声音放的很小,玄关处也没有别的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一切就跟今天下午出去前一样。

 

及川稍稍放下心,进门的动作欢快了许多。还以为一开门会看到有女孩子在,真是吓死及川先生了。

 

“哦,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是不是没有好好的把人家女孩子送去车站?”岩泉头也不抬,沉浸在游戏的世界里,但是还是赏脸的回了一句话。

 

“阿一怎么能这么说及川先生,你听到及川先生心碎的声音了吗~”

及川换上家居服光着脚坐到沙发上看岩泉打游戏,再一次不愉快的发现这简直就是在挑战及川先生的肢体柔软度。

“阿一,往前坐一点啦~”

“啊啊,垃圾川你好烦诶!”

“快点嘛,不快点还烦你哦!”

成功的在沙发和岩泉中间争取到缝隙的及川,像一张狗皮膏药一样整个人贴到了岩泉身上,环抱的双手自然的从岩泉T恤的下摆钻进去,微凉的手碰到岩泉温热的身体,及川满足的叹了一声。

“啧,你手怎么这么凉,不是让你多穿点吗?”

“因为外面很凉啊~阿一你从这里直接走过去会死掉哦~从旁边绕过去把~”

 

“啊啊,是吗。”岩泉虽然嘴上嫌弃及川,但是还是指挥着游戏里的小人按照他说的从旁边绕了过去。

 

结果没走多远,刚刚及川说的那条道上的草丛里顿时跳出了五个大汉……

 

“人心险恶啊人心险恶……”吓的岩泉一溜烟的奔向远处队友的怀抱,然后和尾随而至的敌方大部队激烈的战在了一起,大有酣战上个三天三夜的架势。

 

及川瞅了瞅战况,又瞅了瞅岩泉现在一副肌肉紧绷,面部表情极其认真,跟打排球比赛时一样严肃又专心的、全心全意投入到对战中,眼里只有游戏里的杀杀杀怼怼怼的模样,花痴了一下,确定了现在是最好套话的时机,然后自然又有点紧张的开了口。

 

“呐呐~阿一最近和女朋友约会的怎么样?”

 

“女朋友?没有。”

 

“那阿一最近不是都和女朋友约会去了吗,抛下孤苦伶仃的及川先生一个人独守空房!”

 

“哦。”岩泉回了一声,然后沉默了一段时间,直到敌人的头像全部都暗了下去才全身放松下来,脑子过了一遍及川的话,感觉气有点上头:“你不是才是和女朋友去约会的那个人吗垃圾川!独守了哪里的空房?揍你哦?”

 

 

“不是和女朋友约会,又不是社团活动,那阿一到底去干什么了?为什么都不能说给及川先生听,及川先生好难过啊~”

 

 

看见岩泉的游戏显示胜利的字样,及川把头埋进岩泉颈项里滚来滚去。鼻尖是熟悉的淡淡的香皂的气味,是阿一的味道。

 

 

啊啊啊,这对面的游戏打的也太菜了吧,还不够问几句话的!及川心情稍稍又好了一点。因为阿一确实是没有女朋友呢,开心~

 

“啊啊,好痒!垃圾川!快闪开!要洗脸去找毛巾啊!”岩泉一个没控制住把游戏机给摔到了地上,暴怒的开始使劲推搡肩膀上的猪脑袋,却因为姿势问题不太使得上劲。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最喜欢阿一了!”

 

结果还是没能问出来。

 

“阿一……阿一……”睡着了也毫不安分的及川在梦里还念念不忘这回事,气愤的踢开了被子。凉薄的夜风从窗口吹进来引起一阵战栗,及川熟练的往右边一滚,钻进了岩泉的被窝里。

 

今天也没能知道阿一到底干什么去了呢QAQ!

 

 

3.

今天   7:20

To阿彻

阿彻,昨天是我态度不好,对不起!

原谅我嘛~

报告有及时做完吗?

今天下午我也没课哦!

一起出来去看个电影吧?

                                                                     From女友

 

及川看了一眼短信,按黑了手机。

“岩酱!新出的奶油面包和之前的原味面包要哪个?啊,两个都好想吃~”

“垃圾川快点,别磨磨唧唧的!要迟到了!”

“能和岩酱一起上课~及川先生超开心哦~”

 

讲座上的讲师是个五六十岁的男人,微秃,身材虽然不好但并不臃肿。一开一合的嘴一直在叨叨叨,每个字都是能听懂的字,但组合起来却像是无序的电波,投影仪上尽是一张张奇形怪状的图片,吊扇轻轻的转着,风吹到身上非常舒适,周围不断的传来影影绰绰的说话声,及川缓慢的眨了下眼睛,周围的一切在逐渐失色抽远,视线中的世界越来越小……

 

“我说垃圾川,你可别睡着啊!”岩泉注意到一副马上就要魂归故里的及川,轻轻敲了他脑袋一下。

“痛,好痛!QAQ”及川模模糊糊的说着,闭合了的眼睛丝毫没有想睁开的意向,却精准的抓住岩泉敲他的那只手,一边拖过来枕在脑袋下一边小声的呢喃着“枕头,枕头”。

 

“咚!”

“!!!”及川那褪色抽远的世界突然用着N倍速彩色归来,对实行注目礼的同学说了抱歉,讲师显然是已经习惯了此类突发状况,并没有受到影响的继续叨叨叨,甚至连目光都没分过来。

 

“岩酱好凶啊!QAQ”

岩泉随手将手里的课本翻过一页,却问了一个不相关的问题。

“昨天和女朋友约会不顺利吗?”

“诶?没有啦,及川先生出马!怎么会不顺利啦~”及川无所谓的说着,手还耍帅的拨了一下头发。

“我说啊垃圾川……”岩泉看向及川,神色有些复杂。

“嗯?”

“垃圾川你该不会,不行吧?”岩泉意有说指的看向了及川的某个部位。

“!!!!岩酱你在想些什么色色的事情!!”及川眼睛睁大,大惊失色差点从座位上跳起来,意识到还在课堂上又按捺住忍不住要拔高的声音超级小声的说。

“哈?这难道不是男女朋友正常发展要经历的吗?”

“我行不行难道岩酱不知道吗!”

“哈?你行不行为什么我会知道?”

“岩酱不是我妈妈吗!”

“垃圾川!我揍你哦!”

 

今天  12:39

To女友

      行哟。

                                                                 From及川

 

 

已经是春末,阳光跳跃着从赤道走向北回归线,夏季就要来临。及川来到车站时,女友已经到了,恰到好处的短裙,精致的妆容,一蹦一跳的来到他身边,然后,挽上他的手。

 

 

 

评论(4)
热度(20)

© toma 头上的葫芦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