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a 头上的葫芦芽

降降中心党,不黑不吹不和傻逼玩

[及岩]不可言说2

OOC属于我。题目和正文没多大关系。HE。讲真我觉得这篇文我能完结的(大概)!



岩泉一晚上下课回来的时候及川彻已经回来了,并躺在沙发上一副命不久矣的样子,看得就是一阵火大。

“阿一~阿一~阿一~”

“啧啧,垃圾川你果然是不行吧!”

“阿一阿一阿一~我肚子疼!QAQ”及川虚弱的喊着,虽说是喊,但是跟猫叫差不多,脸色苍白,双手捂在肚子上。

岩泉一眉头一皱,匆忙放下手里的课本走近及川,附身摸上及川的额头。

很凉。

“吃什么了?”岩泉一走进卧室,拿了一条薄毯出来,轻轻盖在及川身上。

“变态辣QAQ。”

“所以你是智障吗?”岩泉放了一杯水在茶几上,走到玄关开始穿鞋,“我出去给你买药,你老实点呆着!”

 

阿一走了……放下生病的及川先生就这么走了。

突如其来的空虚和委屈一下子吞没及川,火辣辣的疼痛刺激着敏感的神经,可能是生病了的人比较脆弱,也比较容易多想,总之意识模糊的及川现在委屈的感觉就要掉金豆豆了。及川翻了个身,模模糊糊的占时摆脱了疼痛的折磨,他睡着了。

 

“垃圾川?及川?阿彻、阿彻?醒醒。”

 

谁在推我……阿一吗?一被拉出深度睡眠,疼痛又慢慢爬上全身,及川眉头一皱,眼睛还没睁开就又开始想哭了。

 

一只手伸到了他身边,轻轻把他的头抬离了沙发,然后整只手顺着空出的缝隙滑下拖住了他的半张侧脸,温暖的,感到安心的味道。及川顺着力道,配合的坐起了身。

 

“垃圾川,都痛到流眼泪了啊!”

 

“嗯?我哭了吗?”及川接过岩泉递过来的牛奶,温温的,稍微有点烫。

 

“哭了哦。丑死了。”接过及川递来的空杯,岩泉突然露出一个意义不明的笑容,“想吃白粥,还是黄瓜?”

 

“诶?”

 

“为了你的身体着想,这几天你都只能喝粥了!”岩泉拿着杯子去洗,还不忘嘲笑及川光荣的成为  [吃素的兔子]   。

 

“阿一你对正在生病可怜兮兮的及川先生就不能温柔一点吗!”

虽然这么抱怨着,及川却露出了一个傻fufu的笑容。

 

“要好好照顾和监督生病的及川大人哦~阿一~”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及川过回了久违除了上课和必要的事情之外,整天和岩泉黏在一起的咸鱼日子。

 

连家务都不用做呢!

 

啊~幸福的及川先生今天也很开心呢❤

 

 

4.

及川算不上病的病在岩泉的照顾下好了,毕竟都快一个星期了再怎么装虚弱及川先生自己也不信了QAQ。不能再咸鱼的及川只能乖乖的开始把属于自己的家务捡回来,岩泉又开始了神出鬼没的日常,女友的邀约也接踵而至,也没了什么拒绝的理由。日子又恢复了生病前的模样。

 

感觉好像放了个假,然后现在收假了QAQ。

不过这种想法要是被阿一知道了,又会被揍的吧!

 

 

“阿彻!这个!”约会结束准备上车的女友递给了及川一袋东西,“前几天是岩泉同学的生日,因为没收到邀请什么的,但是果然还是想给岩泉同学送生日礼物,谢谢一直以来岩泉同学对我的照顾,所以拜托阿彻帮我交给岩泉同学吧!”

 

“啊,好的。”及川一愣,答应了下来。

诶,什么一直以来的照顾是什么,他们发生过什么及川先生不知道的事情吗。

 

“…………”女友看着及川似乎有话想说,面对心不在焉的及川,最后说出来的还是:“那我走咯,再见阿彻!”

 

“路上小心,到了给我信息。”

 

及川回到的时候正好晚上九点,室内一片黑暗,只有月光投下的剪影照亮屋内一隅,岩泉还没有回来。

及川脱了鞋,没有开灯,也没有换衣服,就这样躺在了沙发上。

灰暗的屋顶,灰暗的墙壁,灰暗的地板,灰暗的沙发,还有灰暗的自己。

刚刚结束约会,心情却很down,莫名的空虚和奇怪的被孤立感。

 

除了最近越来越不知所踪的阿一,一切好像都很平常。课业很顺利,人际交往很顺利,社团活动很顺利,和女友的交往也很顺利。好像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及川直直的看着屋顶,眼珠动了一下,然后又恢复静止。

 

正常的来东京上大学,正常的大学生生活,正常的参加社团活动,正常的参加必要的聚会,正常个与高中时期至今的女友约会维持感情……生活像每一个正常的男大学生一样,求学的同时也有着丰富多彩的个人生活。

 

啊,如果一直这么继续下去,会平常的毕业,然后平常的进入社会,或者是留在东京或者是回仙台,读书时候的同学一些会断了联系,一些可能会成为经常出来聚会的朋友,然后和女友的感情稳定,就会和阿一分开,搬出去和女友同居,成天和女友在一起,偶尔才能跟阿一见一面,然后会结婚,阿一会是我的伴郎,生活会逐渐忙碌,将被工作和这样那样的琐事占去一天的大半部分时间,某一天将会有孩子,阿一一定是孩子的干爸。

 

这大概就是及川先生平常又普通的前半生了吧。

 

及川的手指动了一下,有什么东西刮成到了脸颊,有点痒,但并不想动。

 

这么说来的话,阿一也会交女朋友,没道理及川先生有女朋友阿一没有女朋友啊。

 

交了女朋友之后的阿一,会比现在更加变本加厉吧?会有秘密不跟及川先生说,会抛下可怜的及川先生和女友约会,会逃掉不重要的课为了和女友约会,如果女方比较开放的话,甚至会夜不归宿,还可能在未来几年的大学时期,或许就是明天,就会留下及川先生一个人,搬出去和女友同居,从此生活里一大半都是女友,然后偶尔想起来才给孤独的及川先生打电话。

 

及川先生就要一个人起床,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上课,一个人回家,一个人睡觉,生病了也没有人管,只有在公共课和社团活动的时候才能见到阿一,哦,如果他不请假的话。然后阿一也会毕业,会进入社会,也会被工作占去大半的时间,想起及川先生的频率就会更加低,和及川先生的联系会更加疏远,会和女友结婚,这时候才会想起有个十八年的竹马及川先生,会在婚礼上请及川先生做伴郎,啊如果到了那时候,及川先生一定要成为婚礼上最瞩目的存在狠狠报复阿一。然后在某一天阿一也会有孩子……

 

“啪。”头顶的灯突然卸下灯光,猝不及防的及川感到有些刺眼,慌忙抬起手臂挡在眼前。

 

“哟,垃圾川又这么早?”悉悉索索的声响之后,熟悉的脚步声由远至近。

 

啊啊,太失败了,幻想入神到连阿一回来的声音都没听见。那么阿一在给孩子起名字的时候会不会想起及川先生呢?

 

“怎么了垃圾川?你不会真的不行吧?捂着脸是觉得没脸见人了么?”熟悉的气息停在身边,沙发微微震动,应该是阿一坐到了沙发的扶手上。

 

走开啊!这可恶的忘记十八年竹马的可怜及川先生的坏人阿一!

 

有些担心的岩泉伸手拿下及川挡在脸上的手臂,却在过程中感到了抵抗,但是还是被拿了下来,或许只是反射性的挣扎而已。

 

手臂下的及川脸上没什么表情,非常平静,就像发呆的状态一样,琥珀色的眼睛直直盯着前方,眼角却有晶莹的眼泪却跟关不住的水龙头一样哗哗的往下淌,顺着头发,在浅色的布艺沙发上汇聚成一个深色的不规则的形状。

 

岩泉一下沉默下来,思考了一会,尽量让自己显得平静的对及川说:“我们去看医生吧阿彻。”

 

及川却突然笑了出来,软软的,然后扑到了岩泉怀里。

“及川先生才没有不行呢!阿一这样说及川先生及川先生心都要碎了呢QAQ。”

 

阿一不要这么快找女朋友哦,及川先生还不想这么快就变成阿一偶尔才联系的朋友。

 

 

 

5

“啊啊啊,到底穿哪一件好!”岩泉坐在衣柜前崩溃的开始揉脑袋。

 

“穿哪件都一样啊,反正不管穿哪件最受瞩目的依旧是及川先生~”

 

自从一周前那天晚上事情过后,阿一也没多问,好像是认定了及川先生有难言之隐又不好意思说,只是每次晚上只要是约会回来,都会收获阿一一言难尽的视线问候,虽然完全不会那回事,但是真的好气啊!想解释却又在对方一副“我懂的”表情中败下阵来。


于是“行不行”就逐渐成了历史遗留问题。

 

今天有社团活动,开学到现在也有两个多月了,据说社团的社长是学生会的主席,在忙完学生会招新之后,才终于有了机会组织社团活动。所谓的社团活动其实也就是新社员和旧社员一起熟悉熟悉,当然更简单的来说相当于变相的联谊。

 

特别是在社长知道这一届新生里有个一开学名声就传遍了学院的池面之后。


所以当及川和岩泉来到了联谊地点之后,愉快的发现女生几乎占了七成。

 

“虽然很火大但是还是要代表男性同胞们感谢你啊垃圾川!”岩泉火大的拿膝盖踹了及川一脚。

 

“痛,好痛啊岩酱QAQ!要感谢就好好感谢及川先生嘛!为什么要打我!”

 

一进入场地,和熟悉的同学打了招呼后,及川几乎很快就被女孩子围了起来,同班的女同学,同系的女同学,同院的女同学,甚至还有同校的女同学。就算是及川都有点感觉自顾不暇。

 

岩泉一平静的在及川身后看着那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圈和人群中心的及川,眸光明明灭灭,被旁边的同学呼喊了一声名字,像突然回过神一样走开了。

 

“岩泉!那小子嫉妒不来的啦!我们还是好好珍惜别的妹子吧!”

 

 

所以当俗套的国王游戏开始的时候,及川终于从女生堆里解放了出来。逐一落座之后才发现阿一没有坐在身边,周围几乎全是女孩子。

“被女孩包围的感觉一定很不错吧!啊啊,不过对于你来说应该是常态吧!真是羡慕不来啊!池面!这种天生的优势!”离及川最近的男生善意的调侃着及川。收到的了别的男生“是啊”“超羡慕的哦”“也想体会这种甜蜜的负担啊”一类的附和。

怎么说及川先生也是有女朋友的人啊。

及川不明所以的想着,然后积极的参与进了游戏里。

 

 

“现在,‘国王’说:黑桃10亲吻方块6的嘴唇!”这次的国王是一个女孩子,她若有所思的看了周围一圈,暧昧的提出了这个要求。

这是这么多局以来第一个算是比较“出格”的要求。

果然“国王”说完以后“国王”右手边的女孩子脸马上染上了一层绯色,坐在旁边的另一个女孩子见状马上翻开了前面盖着的扑克牌,毫无疑问的就是黑桃10。

让一个女孩子去亲啊,原本还有些怀疑是串通好的,打算上演什么帮女孩子向喜欢的男孩子谋取一些福利什么的戏码。看来是及川先生想多了。

方块6也亮出了身份,是长的有些憨厚的男生,就坐在岩泉的旁边。

原来是注定的“缘分”啊。

及川松了一口气,也笑了出来,握紧的手心里全是汗,他想他刚刚的脸色一定很不好。

得知要求是亲吻之后莫名其妙开始的紧张,和两个“鬼”公开了身份后莫名其妙的放松。

女生认命之后一副豁出去的亲吻,男生被亲后控制不住脸红的笑出声,周遭的起哄声。安静的,没有一丝一毫进走进及川的耳朵里。这一副光怪陆离的画面,及川觉得他的身体明明还在这,灵魂却在上方嘲讽的看着。

在那个过程中,心脏紧张的快要跳出来。这一切不太对劲不只是刚刚,还有现在。

之后的国王游戏就没有什么“出格”的要求了,一切紧张而有序的进行了下去。


突然魂魄归位的及川先生大条又开心的继续嗨了起来。


不过,真是太好了呢。

 

 

6

“呐,阿一,今天的女孩子好看吗?”

“没太注意,女孩子不几乎都围着你去了吗垃圾川!找揍吗?”

“那……今天的游戏感觉怎么样?”

“不都是那样吗?”

“嗯嗯,那今天的菜好不好吃啊?”

“哈?聚会上只有水果和饮料吧?垃圾川到底想问什么?”


啊想问什么?


及川擦了擦头发,现在已经聚会结束回到了家里,他觉得自己似乎又开始不对劲了,但是仔细想想好像有没有不对劲的地方。脑子里闪过很多画面,啊好像是想关心关心阿一的情感生活来着,毕竟到了大学没谈过恋爱就缺失了校园生活很大一部分乐趣啊,这么想着的及川脱口而出的却是:“如果……如果今天方块6是阿一,阿一会给亲吗?”

评论(3)
热度(13)

© toma 头上的葫芦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