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a 头上的葫芦芽

降降中心党,不黑不吹不和傻逼玩

[及岩]不可言说番外 岩泉一的日记

OOC属于我,今天也一点都没有想更正文的动力呢_(:з」∠)_。

 

某年某月某日

今天一大早的时候,混蛋川的女朋友井上桑给我发了消息,大概意思就是留个联络方式方便沟通什么的。还问了我一些奇怪的问题。

比如说什么“及川君平时有没有特别在意的人”“及川君平时没有训练也不用上课的时候在做什么”“及川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一类的。

我想了想之后给了她回复,至于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我怎么知道,我还一直以为他喜欢我呢。

井上桑,加油!毕竟混蛋川是个我也琢磨不透的人啊!

这么看来井上桑应该是很很喜欢混蛋川的,还问了喜欢吃什么,喜欢什么口味,兴趣爱好什么的,是想更贴近混蛋川的生活吧。

真是个努力的女孩子。

今天忘记做一件事情,但是应该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不然也不会想不起来,先暂且先记下来。

 

 

某年某月某日

我想起来我忘了什么,那一年半份的零食!回家路上路过小吃店的时候才想起来的。算上昨天,是一年半零一天的零食!

对于这件事情,混蛋川辩解说比如一大盒饼干什么的,里只有一两块是给我的。

但是看他的表情我就知道这混蛋玩意是在骗我。

见到我没说话,那家伙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有点慌的样子。慌什么,我又不会揍你。他让我在原地等等,一边说着就一遍跑远了。

那家伙再回来的时候是带着炸豆腐回来的,虽然他的两只手拿着炸豆腐背在身后,但是我就是知道。那家伙还一脸得意的让我猜是什么,他可能真的觉得我的嗅觉是失灵的,所以这么大的味道我是闻不到的。

为了照顾他的自尊心,我配合他的表现成猜不出来的样子。

但是等他自配音效的把炸豆腐拿出来的时候,惊喜的表情我真的表演不出来,原谅我,阿彻!

“什么啊,岩酱明明知道还欺骗及川先生!”

看来脑子还没有完全坏掉,我稍稍放了点心。一份炸豆腐就想换一年半份的零食?想都别想。

 

 

某年某月某日

我感觉我养了个傻儿子,毕竟把人比喻成动物什么的不太礼貌,儿子的话还算是人类的范畴。

天气预告说了今天会下雨,所以我带了雨具,笨蛋川是肯定不会有这种东西在身上。对于这一类事情的确信度,我甚至可以用炸豆腐来打赌。

果然最后一节课的时候开始下起了雨,淅沥沥的,一直没有停。我去6班门口找蠢川的时候,同学说他已经走了。

不过没有雨具的蠢川应该也走不远,衣服湿了会很麻烦。于是我来到了楼下,远远就看到蠢川的身边站着他的井上桑,井上桑的手里拿着一把伞,看来是不需要我了。在这种时候我才深切的认识到这家伙是交了女朋友的啊。

正打算走的时候这家伙喊住了我,超大声的“岩酱”,整个一层的人都看了过去。看来装没听见是不可能的了,于是我只能走了过去。

你们非要在单身狗面前秀恩爱吗?你们考虑过单身狗的心情吗,不你们没有,你们只考虑了你们自己。

我跟井上桑打了个招呼,看看蠢川叫我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如果是帮拿包一类的事情,我想我可能会揍他。

“小惠,你先回去吧,不用担心我~我现在有雨伞了~”

???你是认真的吗?

然后这家伙真的就以社团活动和有了雨伞为由,让井上桑一个人走了,还笑盈盈的跟井上桑挥手说路上小心。

我有点懵,这是什么展开?总之不是情侣间的正常展开啊!

井上桑走的时候明明都要哭出来了还要笑着跟蠢川说再见。

连这样的家伙都有女朋友了,真是天理不公啊。

 

 

某年某月某日

下雨那天的事情被不少人看到了,在这个不少人里,有包括了我们排球队的大部分正选。

那件事情发生后,井上桑发过短信问我为什么会在那里,我有点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下课后就算不回家也要去体育馆,在楼下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吗。

还没等我回复井上桑,她就先发来了消息跟我道歉,说有点气昏了头。

我有点不明说以,并没有把这件事说给那家伙听。

应该只是女孩子受了委屈想发泄一下情绪吧。

今天的混蛋川也一如既往的神烦。

 

 

某年某月某日    

    马上就要到IH预选赛了,竞技比赛只有胜负,只要不是抱着想赢或者夺冠的心态上场的队伍,是走不长远的。

最近都在加紧训练,连写日记的时间都没有了,每天都累到只想睡觉,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某年某月某日

IH预选赛已经开始,阿彻是个在排球上很努力很认真的人,这大概是那家伙最大的优点了吧。

现在是凌晨3点多,本来能一觉睡到天亮的我莫名醒了过来,看了一眼阿彻的房间,什么都看不到,这家伙拉了窗帘。

很好,肯定还没睡。肯定是又是看录像到这个点。我发了一条消息给他,催促他赶紧睡觉,并告诉他什么时候拉开窗帘我就什么时候去睡觉。

对面的房间突然有光亮泄出,应该是那家伙开灯起来收拾了。

不轻视任何一个对手,每一场比赛都认真做到最好的态度是这家伙为数不多的优点之一吧。

没一会那家伙就拉开了窗帘朝我做了个鬼脸,并给我回了一条信息,熄灯去睡觉了。

看着那家伙房间的窗子,我却有点睡不着了。

你见过凌晨3点的宫城县吗?别人我不知道,但那家伙肯定经常见。

在排球上的认真和所为之付出的努力,他远远超过任何一个人。

 

 

某年某月某日  

明天的对手是乌野,那小子虽然说着什么“飞熊想要赢我还早一百年呢”的话,但是明明就是很在意吧。

如果说上次看录像是到3点,这次看录像能看通宵。为了避免主将在比赛的前一晚通宵看录像导致第二天可能精神不好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我今天借宿在了及川家。

拿出最好的状态去迎接每一个对手,无论输赢都会是一场精彩的比赛。

 

 

某年某月某日

与乌野的比赛险胜,我们赢的很不容易。在赛场上那个家伙差点又犯了蠢,真是让人火大。

一段时间未见乌野,已经磨练出许多自己的武器,虽然还未完全成熟,但是已经开始强大,未来会更强,真是让人期待。

下一次再站上球场,面对的就是宫城县最强的学校白鸟泽,这是一座我们一直以来都未曾逾越过的高山。

我有时候也会想,阿彻当初去白鸟泽是否会更好,但是却又马上放下了这样的想法。

我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对于影山,对于阿彻,对于牛若。

赢下了比赛后,阿彻很高兴的就说要请吃饭。于是就去了。点菜的时候那个笨蛋脸色越来越差,最后一脸委屈巴巴的偷偷向我借钱。

笨蛋,大家只是吓吓你,不会让你真的请客的。

最后当然是AA。

等你以后成为了职排的超级巨星后,不会放过你的。

 

 

某年某月某日   

对白鸟泽的比赛还是输了,啊,真是让人火大。

牛岛很强,非常强,单单是面对他一个人,就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力。牛岛将来应该会走上职排的道路,相信就算是在职排里,也能得以重视。

啊,真是不甘心,非常不甘心。面对牛岛的时候,每次都能感觉到人才和天才的差距。

每当这种时候,感觉就能理解当初阿彻那家伙,面对影山的感觉了吧。

啧,超不爽。不过下次一定会赢回来!

输了比赛的阿彻也不太高兴,他现在正在我的床上打滚。一身是汗的在我的床上打滚。很好,看来是不想活了。

 

 

某年某月某日

最近有两件事情让我十分困扰,第一个是井上桑开始频繁的给我发消息。

IH后,那家伙又和女友恢复了约会,自从那天雨天之后好像就没有约会了,见面倒是有。一开始是因为女方赌气,后来就是因为IH预选赛,训练非常忙。这些事情都是井上桑告诉我的,他们每次见面井上桑都会给我发信息,结束后还会跟我说见面或者约会的经过。

我感到很奇怪,这些事情为什么要告诉我呢?单纯的秀恩爱吗?

混蛋川倒是很少跟我说这些事情,啊,不是很少,是就没提过,包括井上桑,也没有提过。

不过从井上桑的叙述中,我感觉跟井上桑约会的混蛋川和我认识的混蛋川相差巨大,果然恋爱可以从头到尾改变一个人吗。

希望你可以变的好一点啊垃圾川。

虽然是恢复了约会,但其实约会见面的次数也屈指可数。除了上课,大部分的时间都在训练,我们三年级即将引退,这是一段最后的高中时代的打排球的机会了。

    不过真的,我对你们约会的事情不是很感兴趣,井上桑,如果可以,有什么事请直接和那家伙说,如果那家伙欺负你,我可以帮你揍他。

另一件就是,6月份天气开始热了,那家伙开始不节制的吃冰,一点都不能看丢他。要是一个没看住,回头他手上就多了雪糕冰棍什么的,最可气的是,还一脸得意的跟我说“都是女孩子送给及川先生的!没有岩酱的哦!”。

是是是,都是你的,然后开始强迫性的要分一半给我。

你自己一个吃不完那么多!就不要收下那么多啊!不要把吃过的分给我啊混蛋川!

女生说的  只要是给及川君的东西里,都会有一半是送给岩泉君的哦   的意思绝对不是这种意思啊混蛋!

今天的及川彻也很混蛋啊!!

 

评论(2)
热度(11)

© toma 头上的葫芦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