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a 头上的葫芦芽

降降中心党,不黑不吹不和傻逼

【不负责脑洞】河神大人和他的……?

1
生田斗真是河神,但也不是什么很厉害的河神,他的流域范围也就只是:从这里—(dao)那里而已。
他不能离开河流,但是他却听过很多故事。
他还小的时候,经常听附近的生灵传诵樵夫和他的斧头的故事。 
生田斗真是个善良的人,所以一直在期待能有那么一个樵夫出现,掉个斧头什么的。 

2
然而可能是河流的位置偏僻,这么多年了,鬼都没见过一只。 
虽然说并不是什么很厉害的河神,但是像是故事里河神做的事情,他还是做的到的。 
再怎么说,他到底也是个河神。 
生田斗真有一个梦想,这个梦想大概是拯救苍生。 

3
小栗旬因为拍戏的关系,跟剧组来到了荒郊野外,好不容易偷了个闲,开始四处晃悠。 
虽然说是说荒郊野外,但是风景意外的不错,特别的是这里有一条特别的河。 
至于为什么说是特别的河。 
大概是因为很特别吧?小栗旬先生不责任的想。 

4
如果丢个东西下去,会不会有河神冒出来呢? 
看着这条特别的河,小栗旬先生突然有了这个念头。
于是小栗旬先生随手就把还在不停作响的手机丢进了河里。
“噗通”一声,河面溅起了水花,泛起了涟漪。

5
小栗旬先生看着手机一直沉到他看不见的地方。 
直到河面涟漪就要散去,还是没有什么反映。 
小栗旬拍拍手准备躺下再懒一会的时候,河里传来了“哗哗”的水声。

6
一个长得很好看的肉体悬浮于水面上。 
真的是很好看的肉体啊。小栗旬先生想到。 
“你掉的是这把铁斧头,还是这把银斧头,还是这把金斧头呢?”
肉体的声音很好听。 
嗯……至于怎么好听法……就是很好听,世间没有任何一个词语能准确的表达出这声音动听,就像没有任何词语能表达出肉体的好看。
不承认自己词穷的栗三岁表示,别欺负我没读过书。 

7
“我掉的不是这把金斧子,也不是这把银斧子。”小栗旬先生一脸纠结的说道。
第一次碰上的人就这么诚实!生田•真•河神•斗真努力装出来的严肃表情马上就要裂开,却听小栗旬先生又说到。
“也不是那把铁斧头……”
生田•真•蒙逼•斗真:??? 
“我掉的是手机……” 小栗旬一脸沉痛。
河神大人:!!!! 

8
河神生田斗真和小栗旬先生坐在河边,齐刷刷的盯着河面。
眼神如刚出鞘的利剑,锋利而冰冷,战意铮铮,好似要划破河面,冲上云霄。
↑的眼神只出自于河神生田斗真。 
至于小栗旬先生,他已经睁着眼睛睡着了。 

9
“对不起……把你的手机弄丢了……但是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河神大人望着小栗旬先生,诚心诚意的道歉。
圆滚滚的下垂眼,嘟起的嘴唇,不自觉拉长的好似在撒娇的尾音,身体也不知觉的撒娇似的一晃一晃。
小栗旬先生觉得自己有点气不起来,但是该吐槽的地方还是要吐槽的。

10
“所以到底为什么我掉的是手机你会拿出斧头啊?” 
“因为、因为故事里樵夫掉下去的是斧头啊!” 
“所以你就只准备了斧头么?” 
“……” 
“你不是河神么?河神不需要跟时代的变化么?”
“啰嗦!要你管!” 
“好好好你说是就是,你好看你说了算。”

11
自从认识了河神生田斗真之后,小栗旬先生总算是觉得人生又多出了很多意义。 
他们一起看雪看星星看月亮,一起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
但是小栗旬先生就要走了,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
青空之日,就像来拍戏的那一天一样。
才是初春,太阳才刚刚爬上枝头,树木花草细细密密的围合在一起,空气中还泛着缕缕凉意,细细碎碎的阳光跳跃在茂密的缝隙之间,所到之处撒下一层层金粉,流下斑驳的剪影。
一碧如洗的河流被镀上的金粉装点的淋漓尽致,就像是倒挂的天际。
清脆的虫鸣鸟叫,微风带着清香和浮沉穿梭其中,一切生机勃勃。

12
小栗旬先生迎着光站在河边,穿着普普通通的白衬衫和黑西裤,双手背在身后。帅气的一本正经。
河神生田斗真看着他,莫名的就想到了“遥遥若高山之独立”。 
“我要走了。”小栗旬先生笑的灿烂,就像出升的太阳,又像是没有重量的柳絮,风一吹,俶尔远逝,只留下点点痕迹惹人发痒。 
河神大人觉得有点惆怅,他还没有把手机找到,人却是要离去了。
他觉得鼻子有些酸酸的,眼睛也有些痒痒的。 
还没和小栗旬先生一起看够雪和星星还有月亮,还没聊够一起诗词歌赋和人生哲学。
妖怪与人类,终究是殊途。即使他只是个小小的河神。

13
“半个多月了,你却还是没能找到我的手机。” 
“你再等我几天,说不定就找到了。”
“为什么找了这么久还没找到呢?明明你的流域只是这里-那里而已啊!”
“(╰_╯)”
“你真的是河神吗?河神居然还要自己找东西?”
“啰嗦!啰嗦死了!”
“就你这还当什么河神~” 
“要你管!你快点走!” 
……

14
小栗旬先生终究是离开了,河神大人的生活又恢复到了以前的样子。 
就像泛起涟漪的河面终究会恢复平静。

15
又在出外景的时候偷闲的小栗旬先生,任性又土豪的把不断做响的手机随手丢到了河里。 
“噗通!”

16
“你掉的是这部金的爱疯7p,还是这部银的爱疯7p,还是这部黑色的爱疯7p呢?” 河神大人捧着三部手机缓缓出现。
“那部黑的,黑的。” 
“年轻人,你很诚实,所以……” 
“黑色的最贵!”小栗旬先生毫不留情的打断了河神大人的话。 
河神大人:“……”
城市套路真深



17
“河神大人我觉得你很穷诶。” 
“……”河神大人觉得好生气,但是还要保持微笑,作为一个没五险没一金没工资还不是公务员的河神大人表示,我真的还是回河里静一静吧 。
“为什么不是公务员呢?你的流域范围不是这里-那里么?”
“要你管!”
“难道因为地方偏么?还是因为你是临时工?”
小栗旬先生转念一想又严肃道:“村官也是官,不能有地域歧视!要不你还是去考个上岗证吧,连斧头都攒了几百年……”
河神大人控制不住自己的麒麟臂,一脚把小栗旬先生踹到了河里。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