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a 头上的葫芦芽

降降中心党,不黑不吹不和傻逼玩

【不负责脑洞】河神大人和他的……?(5)

1

 

河神大人一低头就看到了睡着的小天师。

虽然睡着的小天师很可爱,但是河神大人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小心眼。

早不睡晚不睡偏偏这个时候睡着了。

没想到转世的小天师依旧这么辣鸡,还这么笨,依旧没良心。

最重要是还是这么穷。

 

2

河神大人不禁开始怀疑小天师的幸运值。

掐指一算,估计是E。

果然是个笨蛋。

 

3

小天师醒了,吃了河神大人给做的爱心早餐之后,要跟河神大人辞行。

河神大人不服,你这个拔diao无情受,用完我就走。

小天师红了脸,有点心虚又有点委屈,表示并没有丢下你不管。

河神大人说,那你想怎么办。

小天师一脸懵逼的看着河神大人,问到:我能怎么办。

 

 

 

4

 

要不跟我走要不你留这里我也不给你吃的活生生饿死你你看着办吧。

 

小天师一听,懂了,这就是强买强卖啊!拒绝!

 

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5

 

河神大人冷笑一声,拒绝也没用,我在你吃的东西里加上了我的精血,契约已经随着昨天的咖喱饭和刚刚的蛋包饭深入你的五脏六腑和十二指肠,你已经病入膏肓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就别挣扎了。

 

生田小天师斗真:?????

 

显然还没有意识到乡下套路深。

 

反正就是跟你一辈子,走吧。

 

河神大人把小天师拎起来,大摇大摆的向出口狂奔而去。

 

 

 

6

 

生田小天师斗真很郁闷,他没啥朋友,上课的时候也没仔细听。

 

所以签式神的正确姿势到底是什么以及河神到底能不能成为式神?

 

大概……可以吧?

 

应该也是灵的一种?

 

 

 

7

 

想想自己拥有一只有神格的式神。

 

oh~我有一个梦想~那就是~拯救苍生~

 

做梦都可以笑醒。

 

果然以前没有召唤出式神只是因为自己的姿势不对~

 

绝对不是因为自己辣鸡。

 

 

 

8

 

至于小栗旬先生其实应该也许是个水鬼这件事,小天师完全没注意到。

 

至于灵体状的小栗旬先生会有血这件事情。

 

小栗旬先生表示,哦。

 

冷漠。

 

 

 

9

 

你以为故事就这么完了吗?

 

作者表示也想。

 

但是小栗旬先生实在不忍心浪费埋的那么多个笔。

 

所以。

 

 

 

10

 

时间就在前河神大人现式神大人挥挥手间“嗖”的一些过去了好多年。

 

式神大人看着出落得亭亭玉立娇羞可人的生田天师斗真,满意的点点头。

 

猪养大了,可以吃了。

 

生田斗真:?????

 

 

 

11

 

生田天师斗真很郁闷,他觉得这个故事不叫厉害的天师和他的式神,而是应该叫式神和他的天师。

 

喔~语言真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

 

式神大人戳戳番茄酱,表示养了你这么多年你应该为我做点什么了。

 

生田斗真表示不服要上诉,什么叫养,你叫我做我就做吗,我是主人还是你是主人。

 

 

 

12

 

式神大人毫不留情的驳回,辣鸡天师没有话语权。

 

天师觉得实在不行还是打一架吧,于是就扑了上去。

 

然后他们就又滚在了一起。

 

没一次打的赢的天师生田斗真今天依旧生机勃勃。

 

 

 

13

滚地板日常暂时结束之后,生田斗真问小栗旬先生是准备要干嘛。

小栗旬先生说我们先去搞个大事情。

在生田天师斗真心想,好啊,就喜欢这么胸怀壮志心系天下的人。

毕竟在生田天师心里搞大事情=拯救苍生。

这么一想原来小栗旬先生是个好人啊!

好感动,上路吧!勇敢的式神和他的辣鸡天师!

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和大海!

 

14

那我们征途的第一步是什么?天师大人跃跃欲试。是去拯救苍生还是去拯救苍生?

记得我给你的东西么,小栗旬先生一脸算计。

天师大人一听立马警觉,干嘛你说了给了我就是我的了。

小栗旬先生表示我们的征途现在有个最大的问题就是没钱,我之前的钱已经被你吃完了,所以在拯救苍生前我们需要拯救我们自己。

天师大人一听忍不住悲从中来马上就想嘤嘤嘤了。

又听见小栗旬先生说不方,拿那两部爱疯去找土豪润诈点钱来花花。

 

15

于是他们就踏上了先拯救自己的征途。

但是本质问题还是没得到解决,哦,就是没钱。

肿么办?

只能一路卖艺过去了。

 

16

所以这是一个。

两个穷逼,一个想着搞大事情,一个想着征服世界拯救苍生。

但是没有钱。

就只能穷游的故事。

啧,万恶的资本主义阶级敌人。

 

17

“你掉的是这个金斧头还是这个银斧头还是这个爱疯呢?”

“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瞧一瞧啦看一看啦,大变活人啊!”

见了点世面的天师大人觉得,这真是堕落!堕落!堕落啊!然后一边想着一会是吃咖喱饭呢还是吃烤肉呢还是两个都来一点呢?

 

18

金乌西沉,最后一丝属于自然的旖旎亮色也全然消失,还留有余韵的天空是翠玉般暗沉又通透的缎蓝色。一盏盏灯幕由近至远亮起,绘出一条明明灭灭古香古色的百里长街,屋檐低垂,天河倒挂。

犹如歌曲的前奏,夜幕下的城镇开始渐渐喧嚣,像是刚被打破的香囊,浓郁的夏日祭的气氛瞬间汹涌而出席卷而下,人声鼎沸,熙熙攘攘。

 

生田斗真和他的式神大人换上了浴衣,在这热闹的街市里随波逐流。

下午的时候下过一场不小的雨,地面还有些微微的潮湿,空气却是让人舒爽的清新。

“好可惜,如果是这个时候表演大变活人会攒到更多咖喱饭的。”生田斗真望着眼前从未见过的景象,眸子里闪起一颗一颗的小星星,随口叹息了一声。

“租摊位的钱你出还是我出?”小栗旬先生双手背在身后,一副老干部老司机的做派,嘴上不停的在叨叨:“要不还是把你抵去刷碗好了。”。

生田斗真作为小栗旬先生唯一的听众却一点没走心在听,一直东张西望,一副进大院的土包子模样,无心掠过的一眼却被什么东西牢牢粘住了目光,终于压抑不住自己的天性,索性放飞了自我,直接无视了小栗旬先生,踩着木屐“噔噔噔”的跑走了,那背影格外妖娆。

“你乱跑什么!”小栗旬先生看着生田小笨蛋埋进人堆里立马不见了人影一下方了,觉得真的是孩子大了翅膀硬了都不知道尊老爱幼了。

心好累。

 

19

冈田将生是个普通人,他本来是个普通人。

后来也不知道是得罪了谁,起码在他自己看来,应该是得罪了谁。

他一点都不想看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他只想安静的当一个15岁的好少年,每天重复着枯燥的两点一线,上学—回家。然后或许会上大学,或许不上大学直接进入社会工作,或者在一条静谧青石板的小街小巷里开一家自己的店。

怎么样都好,起码不会是现在这样。

今天是夏日祭,实在是拒绝不掉,就被好友松坂桃李拉出来了。

冈田将生在学校里也是属于人缘好的那种,也是爱玩的。如果放在以前,像是这样的节日,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游乐场里走一遭。

 

 

但是真的是高兴不起来啊……

本来在心不在焉走着的冈田将生,猛地后退了一步,又急速向右垮了一步,原地一个90度转身在一个摊位前蹲了下去,随手拿起摊位上的一个小物件打量了起来。

幸好年纪小,差点没扭着腰。

冈田将生在心里默默的给自己灵活的好身手点了个赞。

“将生,你怎么了?”松坂桃李被基友突然展现的6的不行的小轻功吓了一跳。

“嗯……没什么……”冈田将生用余光向右不经意的掠了一眼,确定了那个长得奇奇怪怪一看就知道不是人的东西走远了之后,松了一口气。

“你是想买水哨吗?看不出来将生你还有这样的爱好啊。”

听到桃李这么说,冈田将生才注意到手上的小玩意儿是一个精致的鸟状水哨,而面前不大的摊位上摆着各种各样它的兄弟姐妹,而摊主是一个穿着浴衣的萌萝莉。

而此时萝莉正一脸期待的望着你。

好吧……

 

20

一个晚上都没怎么玩,光是躲避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就已经够累了啊……

冈田将生疲倦的摊在床上,两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放空,感觉就像是刚跑完了1000米,身体仿佛被掏空,但精神却很好,估计是今晚刺激的。

今晚遇上的妖怪比以前遇到的加在一起都多,说不定妖怪们也有夏日祭的传统。

他懒洋洋的翻了个身,眼神聚焦到了被随手放在床头柜上夏日祭无意中买下来的水哨。

冈田将生把水哨扒拉到手上,之前没有仔细看,现在却发现这个水哨意外的精致,树脂做的金色水鸟被雕刻的纤毫毕现,流线完美,在灯光的照射下,整只水鸟的身体上流动着一层淡淡的光晕,像是本来就应该被摆在高档橱柜里的工艺品。特别是那双眼睛,更是点睛之笔,流光溢彩的红色石头镶嵌在上,水鸟像是被赋予了生命,活灵活现,展翅欲飞。

无意中似乎捡了个便宜啊……

忍不住放在嘴里吹了一声。

又吹了一声……

再吹了一声……

冈田将生狐疑的打量这个水哨,吸气——憋气——吹——吹——吹——

一片寂静。

冈田将生:??????

吹到腮帮子都酸了之后,冈田将生总算是放弃了这无意义的举动。

好吧,原来是一只不会叫的鸟,一百分。

就算是当个工艺品也是可以的,这波不亏。

 

坐在屋顶上看星星看月亮的式神小栗旬先生把棉花从耳朵里掏了出来,冷笑一声。

愚蠢的人类,哼╭(╯^╰)╮。










评论(6)
热度(18)

© toma 头上的葫芦芽 | Powered by LOFTER